您当前的位置: > 新闻资讯 >

滴滴女乘客事件如何成了照妖镜?

作者:上海市管理科学学会 来源:上海市管理科学学会 发布日期:2018-05-26

思考的风所表现出来的,不是知识,而是分辨是非的能力,判断美丑的能力。

——汉娜·阿伦特


伤痛能够给人带来什么?

距离那场改变很多人人生轨迹的大地震已经过去10年了。经此天灾之后,“生死之外无大事”成为很多当事人信奉的理念。有人将它理解为要在有限的生命里活出最大精彩,有人则把它理解为万事皆空。

10年的时间不算长,但由于包含了太过沉重的内容,总容易让人有种恍然隔世的错觉

人们也慢慢发现,直面灾难、理解并看清灾难带来的影响,比一味的缅怀和悲伤更重要。因为后两者只是情绪的发泄,理解和反思才能给人真正开始的勇气。

本周另一条和伤痛有关的新闻,是乘坐滴滴顺风车的空姐遇害。于是,关于女性安全的讨论再次成为热点。

遗憾的是,每一个沾满鲜血的全民话题,都容易在过度的情绪煽动之下,暴露出不同程度的恶。它可能是来自商业博弈、媒体传播甚至是网友的参与。

事实上,不作恶才是对伤痛最好的反思

滴滴女乘客事件如何成了照妖镜?

01.区块链凉凉?

猛然间,你会发觉周围谈论区块链的人少了

即使本周四豆币创始人周锦增被警方带走,消息也只是在小范围传播。周锦增是“区块链108将”之一,不过,不同于《水浒传》里梁山好汉建功立业后的座次排行,“区块链108将”只是出自自媒体的“包装”。

虽然事后周锦增在朋友圈澄清,称自己被警方带走是因为团队员工不满待遇,对自己大打出手,但广为流传并为很多人相信的版本却是,周锦增做的是空气项目,正准备跑路被警方逮捕。

滴滴女乘客事件如何成了照妖镜?

图:周锦增的朋友圈截图

虽然不知真相如何但币圈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意味也是很明显了

而外部评论也从几个月前的“区块链是个好技术,ICO有风险”,演变成本周一盖茨口中的“如果可以我真的会毫不犹豫地做空比特币”。

不过,在讲究“站着也能把钱赚了”的时代,创业者和投资者的抗衡也开始慢慢浮出水面。本周一,币安创始人赵长鹏就在推特上表示:自己团队“很快可能会要求所有申请币安的项目,披露他们是否与红杉有任何直接或间接关系。”而这背后是币安和红杉资本长达半年的投资纠纷。

事实上,科技圈是从不缺少热点和风口的,从O2O到共享经济,再到AI和区块链,在资本的助推下,往往会出现各种魔幻的场景——大妈涌进区块链会场,比特币也曾一度超过1.9万美元。

但是让风继续吹,光有钱还不行。毕竟相比共享单车这样的风口,区块链被诟病最多的就是缺乏应用场景。泡沫众多的区块链技术显然需要更久的时间沉淀

号称“币圈一天,世上一年”的上车者们,似乎也该“下凡”过过现实时间了。

滴滴女乘客事件如何成了照妖镜?

02.真假马化腾

不管马化腾愿不愿意,一周之内他就成为了两起话题的中心。

一起是因为上周末那篇刷屏的《腾讯没有梦想》。此文一出,好事者凭着“人都有欲望”的人性观察,立马P出了一张马化腾凌晨回应图。当无数媒体以“马化腾回应腾讯没有梦想”为标题进行报道时。除了搞事人的暗戳戳得意,马化腾本人应该很想用“这是假的,我没说过”的表情包吧。

最后腾讯公关总监张军出面辟谣,马化腾本人关于此事始终不发一言。

这是“树欲静而风不止”的结果吗?其实未必。

从去年他在朋友圈和朱啸虎因为ofo和摩拜论战可见,这个手握市值近5000亿美金公司的人,似乎正在慢慢颠覆以往的低调含蓄形象。

不过,当马化腾于本周二再次选择朋友圈这个阵地对战张一鸣时,有了P图的前车之鉴后,看到截图的人第一反应都是:真的假的?

滴滴女乘客事件如何成了照妖镜?

图:张一鸣朋友圈截图

相信真假大家都已经知道了。值得一说的,是这两位大佬争论背后的利益冲突。

简单来说,就是抖音发展到现在已经成为短视频领域的现象级产品,而腾讯作为一个航母级的公司却没有可以与之匹敌的战略性产品。

虽然在去年的乌镇大会上,张一鸣也坐上马化腾“反阿里联盟”的饭桌上,但几乎是同一时间,据AI财经社报道,从2017年12月,由于头条不愿意让腾讯进入快看漫画的D轮投资,两家的嫌隙已生。

所以,说到底张一鸣并不是马化腾的小弟

这也就不难理解,当张一鸣在朋友圈晒抖音的好成绩,并言说腾讯花重金复活的微视抄袭抖音时,马化腾为何会毫不留情地回复“可以理解为诽谤”了。

滴滴女乘客事件如何成了照妖镜?

03.人性和商业的底线在哪儿?

全民性话题往往像一个照妖镜,多面的人性因此被照映出来。

周五晚上,自媒体二更食堂因为“消费死者”而引发了众怒,在其平台发表的《托你们的福,那个杀害空姐的司机,正躺在家数钱》一文中(该文已被删除),关于受害人尸体被找到时的描写,恶心至极。

滴滴女乘客事件如何成了照妖镜?

图:二更食堂的文章截图

更令人不安的是,这种做法不止它一家。随手一搜,你会发现这种文章还有很多,其中不乏十万。当新媒体人为了流量什么都不顾,与吃人血馒头也没什么两样了。

愤怒的人已经行动。在众多投诉举报之下,这个坐拥几百万粉丝的大号目前已经无法搜到,有人说它已经被注销,也有人说只是被屏蔽一周。

不过,从最新消息“杭州市网信办联合约谈“二更食堂”公众号负责人”来看,消费死者的人并不是那么容易过关的。

admin@sh-mss.org.com
400-123-456
知识改变命运,知识创造财富,科技是第一生产力!